2019-09-16 23:00:33新京报 记者:周世玲 编辑:郭琛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克隆狗38万,克隆猫25万:“买得到的亲情”难在何处

2019-09-16 23:00:33新京报 记者:周世玲


视频|我国首只克隆猫诞生,取名“大蒜”。

 

时隔一年,李敏仍不愿回忆爱犬去世时的情况。消沉了一段时间后,他选择克隆方式让它回来。

 

2017年起,已有40多位宠物主人用这种方式重迎他们的宠物。选择自有其理由。受访者形容,这是“买得到的亲情”。

 

陪伴了17年的“亲人”离世

 

如果宠物去世,你会选择克隆方式,让它重回人间吗?李敏做出的选择是会。


2001年冬天,李敏在去取修理的单反的路上,见到路边这只可爱的小狗,是毛发褐色的小型犬,李敏和妻子(当时的女朋友)商量带回家养。

 

感情是逐步培养出来的。因为此前没养过狗,李敏和妻子摸索着养狗的经验。带回家没几天,小狗开始流鼻涕,李敏赶紧带着它去三元桥的宠物医院,诊断是犬瘟热,抢救了一番。他觉得,自那刻起和它产生了感情。

 

李敏一家常带着小狗出外旅游,方圆一千公里开车能到的范围基本都去玩了。它像孩子一样黏人,李敏坐在沙发的一边,明明还有很大的空位可以随便坐,它却一定要贴在他旁边坐。

 

既不做绝育也不生育,狗罹患乳腺癌的几率很高。2017年,小狗胸前出现肿块,经诊断患乳腺癌,2018年去世。

 

李敏始终希望它回来,获悉国内企业提供宠物克隆后,李敏在小狗身体已不太好时进行了细胞保存。2019年,他把这件事付诸实施,3月启动,7月26日他被电话告知,克隆犬出生了。费用是38万元。


9月9日,生物实验室,工作人员在进行细胞培养。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花38万找公司取样、克隆宠物

 

国内正在兴起一个小众的宠物克隆消费市场。这一市场的兴起与宠物经济走高分不开。《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城镇宠物犬猫数量达到9915万只,比2018年增长18.5%。

 

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国内有两家公司提供宠物克隆服务:北京希诺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希诺谷”)和天津博雅秀岩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博雅秀岩”)。新京报记者多次联系,博雅秀岩婉拒了采访。

 

业内人士介绍,仅美国、韩国和中国有公司提供宠物克隆。博雅秀岩官网显示,其系韩国掌握犬类克隆技术的韩国秀岩生命工学研究院与博雅控股集团出资成立的商业化犬类克隆公司,迄今已在全球范围内提供1400多只克隆犬。

 

希诺谷位于北京昌平,公开信息显示其成立于2012年。温州男子黄雨名为“大蒜”的猫去世后,亦花费25万元克隆猫,“大蒜”的克隆体7月21日诞生,希诺谷宣布这是国内首只克隆猫。新京报记者9月9日在保育室见到英短猫“大蒜”,快2个月了,已经能爬上窗户。

 

该公司总经理米继东告诉新京报记者,从2014年起筹备宠物克隆项目,经近3年研发,2015年起预实验,2016年成立团队和进行研发,2017年研发成功国内首只克隆犬“龙龙”。目前团队70多人,其中研发人员30多人。

 

希诺谷的实验室分为细胞储存室、生物实验室、手术室、保育室和分子实验室,工作人员介绍,生物实验室用于进行细胞观测、培养和融合等操作。狗的保育室中有7个隔间,狗吠声此起彼伏,有的隔间有已断奶的小克隆犬,有的还未断奶,和母犬在一起,保育室中亦有正在代孕的母犬。

 

储存宠物细胞的罐。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关于宠物克隆服务的流程,希诺谷公司官网显示为,预约服务、签订服务协议、样本采集、克隆服务、克隆交付。工作人员介绍是,先为宠物进行细胞取样,取猫大腿内侧两块小指甲盖大的皮肤,无需打麻醉和不会出血。如表层皮肤试验证实有细胞继续长出,则说明细胞可克隆。公司会在一个月内通知是否适合克隆,是否需要二次取样,以及签订合同,从启动克隆到交付给顾客时长为10个月,交付的猫年龄为2个月左右。

 

据了解,克隆狗费用为38万元,克隆猫费用为25万元,上门取样为5000元,样本保管费为一年4000元。

 

米继东称,目前公司尚未盈利,今年预期收入为1500万-2000万元,其中宠物克隆占比多一些。公司成本主要在研发投入、克隆固定成本支出、人员投入等。随着成功率上升、成本下降,克隆费用或将调价。除了宠物克隆,公司亦起步开展警犬、医用犬克隆,并计划接下来克隆马。

 

 

“大多客户是个人,对宠物感情很深”

 

希诺谷副总经理王奕宁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目前公司已有近50个客户获得克隆宠物,大多客户是个人,来自大城市,偏多是东南沿海城市的女性,也有海外客户,共性是对宠物感情很深。有些客户曾提出需求希望去除宠物携带遗传病的基因,不过此类操作他们还在研究和尝试中。因“大蒜”的出生,近期对克隆猫的咨询也多了很多。

 

除了个人,也有企业因商业需求提出克隆。

 

曾在电影《心花路放》《恶棍天使》中出镜的“果汁”,即是因此被克隆的明星犬。

 

调良宠物学校校长何军是“果汁”的主人。2010年5月,他收养了被遗弃在朋友家门口,约一个月大的“果汁”。何军原本准备对它做基础行为训练,便于日后被收养,但常年相处,产生感情。他转念想让“果汁”作为流浪狗的代言人,参与影视剧影响更多人,呼吁关注流浪猫狗问题。

 

9岁的“果汁”目前已有五六部电影的拍摄经验。因非纯种狗,更难替换,且怕在参演期间出意外,何军选择了克隆,为了保险、也减轻“果汁”的出演压力。

 

2018年9月,小“果汁”出生,很健康,现在也开始参演电影,何军称,两只狗像双胞胎,不过住在一起久了还是看得出来区别。


9月9日,一只马上就要生产的代孕母狗在享受工作人员抚摸。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克隆犬的成功率为50%,各个环节仍在摸索

 

1997年英国科学家成功克隆“多利”羊以来,人类已成功克隆多种动物。

 

希诺谷官网介绍,动物克隆,系先将含有遗传物质的供体的细胞核移植到去除了细胞核的受体卵细胞中,利用微电流刺激等使两者融合为一体,再植入代孕动物子宫使动物怀孕,产下与供体细胞基因完全相同的克隆体。

 

目前公司的操作为,克隆猫犬均为10个胚胎为一组、将三四组胚胎移植到不同代孕猫犬身上,最后克隆出一只猫或犬。目前犬的克隆成功率在50%,即两只代孕犬即可有一个能诞下克隆犬。

 

而此次克隆“大蒜”,有3个猫妈妈,分别提供基因、卵细胞和负责孕育。此次用40个胚胎进行代孕,最后获得成功。

 

希诺谷在克隆猫犬研发期间,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研究员赖良学和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副教授钟友刚均为其提供了指导。

 

钟友刚从第一只克隆犬的研发起就参与了研发。他负责兽医工作,包括代孕动物分娩后护理、接生助产等,此前他也提供指导,包括发情鉴定、判断卵母细胞成熟以及手术取出。

 

虽然克隆原理相同,但猫和狗有各自的难点。

 

米继东称,狗无法通过激素干预发情排卵,获取成熟卵子的时间点短,有窗口期,体外培养条件较敏感,去核难度也较大。过程耗时一年多。

 

9月9日,“大蒜”和她的代孕猫妈妈形影不离。代孕猫妈妈是中华田园猫,“大蒜”是英短猫。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猫的难点又有所不同,钟友刚介绍,猫怀孕更容易流产或者胚胎死亡。相较之下,狗怀孕期间孕酮靠卵巢维持,一般很少孕酮不足,而猫的孕酮要通过胎盘维持,如果胎盘异常,分泌孕酮不足,就会流产。另外,孕猫的环境敏感度、成猫病毒对小猫的影响都是需要注意的。克隆猫项目从2018年8月启动,直至“大蒜”成功诞生,耗时相对没那么久,钟友刚称是因此前平台克隆狗已掌握一定技术。

 

此外,虽然在国外已有克隆猫狗的经验,但在国内每个环节仍需自己摸索,钟友刚举例,有些细节别人不会告诉你,比方用电激活卵子,电压要用2千伏、3千伏还是5千伏,都得自己尝试,也因而成本很高。

 

就成功率而言,钟友刚表示,活性好的细胞克隆效率高,春秋季也效率高,因夏冬季温度影响卵母细胞质量。公司的工作人员亦建议,活体取样是最好的,如猫犬已去世,克隆成功几率会低很多,超过3天就希望不是很大了。得看死亡时间、死后是否及时在冰箱冷藏,因而建议生前取样保存。

 

宠物克隆后寿命及健康问题或存隐患

 

希诺谷方面介绍,公司内部共有1000多只用于提供卵子、进行代孕的实验犬,猫也有100多只。代孕母犬一般代孕生两三次,具体根据体质和情况而定,此外,目前克隆猫犬所需进行的取卵和代孕,均需用手术方式进行。赖良学回应,取卵或者代孕时移植胚胎,只有一个很小的切口,影响并不是很大。

 

钟友刚正带领团队研究卵母细胞体外培养技术,即收集节育手术后废弃的卵巢细胞用于做体外培养实验,这将来能提高克隆效率,“把这些卵巢收集起来,培养成熟之后,移植到代孕犬猫身上,就不用从动物身上取了,减少对动物的伤害,这符合动物福利。”

 

目前技术有所进展,但仍在研究中。效率提高后,克隆费用也会相应降低,因为不用养那么多动物了。钟友刚更为认可的是,克隆猫犬技术在国内的突破,还能解决宠物更多疾病,包括遗传病治疗、肿瘤治疗等,对动物福利有裨益。

 

克隆出的宠物是健康的吗?

 

王奕宁形容,克隆宠物和原宠物,就像隔了很多岁的同卵双胞胎,没什么区别。米继东补充,为客户提供的服务条款中注明,如果克隆不成功会退全款,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失败案例,克隆的猫犬一年内非正常死亡,可以免费再做一次克隆。

 

业内人士提出了不同意见。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所长秦川分析,鉴于动物克隆本身是整体复制,理论上讲无“新种”产生危害,因此国内甚至国际上都没有相关法规就此进行禁止,甚至在科学技术上鼓励创新。

 

但她表示了对克隆商业化的担忧,一方面,不清楚克隆的动物可能患的疾病,对动物的健康有潜在的危害,另一方面,不知道这种人工生物对动物自身和自然界有没有累积危害。

 

一位中国动物实验学会的业内人士亦表示,克隆技术本身是成功的。但已有实验数据表明,克隆动物存在健康风险。克隆宠物的健康风险,一方面会加重客户经济负担,一方面也不符合克隆宠物自身的福利。


小狗在玩球。 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钟友刚在宠物医院为宠物看病时,如果宠物确实年龄大、无法治愈,而宠物主人特别伤心之时,他会告诉宠物主人,有“宠物克隆”这一项选择。实际上,在他看来,是否选择宠物克隆,感情是一方面因素,经济也很重要。

 

秦川也建议,宠物主要有心理准备,“克隆”动物除了满足宠物主的情感需要外,可能会发生一些身体健康问题,需要善待它们,不能遗弃。

 

这段时间,李敏去公司看了两三回,也收到对方发来的照片和视频,看的时候感觉就是“激动”,“再来一次吧”,重新开始一次陪伴。

 

9月底,“大蒜”预计将交付给主人黄雨。李敏也将带小狗回家,他已经打算好了,带回家后要做绝育手术,“不会再像之前那样了”。

 

(李敏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实习生 陈丽金

编辑 郭琛 校对 王心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